首页 > 重要工程 > 攀枝花机场建设项目

为了钒钛之都腾飞的翅膀

发布时间:2015-11-13 14:14:32 浏览次数:

机场复航

集团公司总经弄王明典在攀枝花9号滑坡工地现场检查指导工作

浇筑现场

抗滑桩基坑施工

攀枝花机场航拍

十二号滑坡治理工程

隧道施工

钟省长了解施工情况


为了钒钛之都腾飞的翅膀


——记四川地质集团公司攀枝花机场滑坡项目部


       2013年2月,攀枝花机场总经理李亚林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由于连续几场大雨引发的滑坡威胁,攀枝花机场被迫停航,至于何时复航,暂无定期。而在一年多以前的2011年7月,攀枝花机场也曾因相同原因停航。

       机场停航,让号称“百里钢城”、“钒钛之都”的攀枝花市,折断了腾飞的翅膀。

一 特殊机场

       攀枝花机场,如何会遭到如此严重的地灾威胁?这还得从攀枝花机场的修建说起。原来,机场处于横断山脉与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由于地形所限,攀枝花机场只能在连续削平几个小山头后,用大量的土石填充夯实而成,这在全球机场建设史上是一个奇迹。攀枝花机场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攀枝花机场建设具有四大特点:一是处于高海拔山梁上,跑道海拔为1976米,陡坡填筑长度超过3600米;二是土石方量巨大,挖方总量5800余万立方米,其中石方达4000万立方米,居中国第一;三是深,最大回填深度达123米;四是难,由于地质状况复杂,飞行区范围内有多个滑坡体。”

       在雨季雨量十分充沛的攀枝花地区,攀枝花机场像一双摊开的巨大的手掌,大量的雨水渗入到机场人工填充的土石方中,发生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便顺理成章了。

此次威胁攀枝花机场的两个滑坡,一个是变形蠕动的9号滑坡,这是一个应急治理项目。另一个则是12号滑坡,这里先前已有治理工程,但在滑坡的强大作用下已经严重变形。

       两大滑坡,同时发力,攀枝花机场不得不紧急关闭。攀枝花市,是全国唯一以命名的地级市,是四川通往华南、东南亚沿边、沿海口岸的最近点,为“南方丝绸之路”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商贸物资集散地,是中国西南最大的钢铁工业基地。机场停飞,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以及攀枝花市委市政府的高度关注。

二 打响决战

       带着重托,四川地质集团公司挥师南下,开进了攀枝花,一场与滑坡的决战由此打响。

       从成都出发之前,集团公司专门召开了一场誓师会。公司总经理王明典掷地有声:这次与其说我们是去承担一项工程,还不如说我们是去参加一场战斗,而且是一场恶战,我们别无选择,唯一的选择就是必胜。

       地质集团公司水电公司经理鄢扬文介绍到,9号滑坡工程是一个抢险工程,其施工项目包括:抗滑桩、锚墩锚索、仰斜排水孔、集水井、地表排水沟和围场路恢复等。2013年3月17日进场开工,5月底完工。在工期上,机场指挥部发出了死命令,必须赶在雨季来临之前,完成张拉,让锚墩锚索受力,发挥工程效用。关于这一点,鄢扬文是心知肚明的,因为如果张拉没有按期完成,雨季一来,所有的工程都将前功尽弃。因为如果9号滑坡真正启动,那么攀枝花机场也就会瞬间消失了。

    “时间真的是太紧了”项目负责人张利波掰着指头给记者算了一个账:“五种类型的抗滑桩,截面都是2米多乘3米多,共计65根2082米;锚索共132索6108米;仰斜排水孔10个,共300多米;直径4米,井深16——36米的集水井9口,集水井壁设计导流孔238个,孔深18——45米,共6701;地表排水沟1200余米。这么多的工程量,两个多月完工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52岁的张利波,属兔。在成都的时候,张利波睡眠质量就差,这下到了工地就更是寝食难安了。“睡不着也好啊!”张利波说:“这么急难险重的工程谁能睡得安稳。”张利波对项目部实行军事化管理,不管他有多忙,每天晚上都要召开例会,听取当天有关进度、质量、安全的汇报,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总结经验,同时安排布置第二天的工作。

三  攻坚克难

       抗滑桩施工的第一步是挖桩孔,采用爆破作业加人工开挖。每个桩孔4个工作人员,三班倒全天候作业。桩孔开挖中,先用架管支护,而后再用钢筋网加混凝土进行护壁。桩孔施工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但劳动强度非常大,尤其在桩孔底部作业的人员,本来就非常闷热的天气,加上格外潮湿,空气不流通,人仿佛就是放在蒸笼里的馒头包子,一个班八小时“蒸”下来,不少人都感觉经络发酸骨头散架虚脱了一般。“越往下开挖,感觉难度越大。”一位职工说:“65个桩孔,深度都是30多米。而作为抢险 工作,抢的主要环节就是在这个桩孔上。那个时候,我们真正是拼命在干啊,因为如果雨季一来,工程还没有完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

       桩孔完工后,紧接着就是大规模的混凝土浇注。出于文明施工,浇注完全在夜间进行,每夜的浇注方量在六七百方以上。工地上,大型罐车来往穿梭,一片繁忙。为了赶时间抢进度,罐车师傅的饭菜都由厨师送到工地。由于太过辛苦劳累,有些时候,半夜三更,罐车师傅还得加吃点心,由工程管理人员送达。由于道路崎岖泥泞,浇注运输环节常常出现“状况”。尤其是雨后,大型水泥泵车无法及时到达,但浇注的工作却不能停顿下来,所以,只要天一下雨,大家就条件反射一般,冒雨抢修维护公路,有些路段一时半会抢修不完,大家就人拉肩扛运送混凝土。张泽武至今还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先前供应混凝土的厂家出了故障,短期内送不出混凝土来。但到另外的厂家拿货,得要现款。恰恰那个时候,工程上资金流转非常困难。得知这个消息后,工地上的职工慷慨解囊,硬是凑足了资金,购买了足够的混凝土,确保了工程的顺利推进。

       按照设计,AB型抗滑桩完工后,桩顶将埋深6米左右。而CDE型抗滑桩则为露头式,目的在于布置锚索,锚索共计132索6108米。抗滑桩与锚索联手,是为了更好地发挥工程的抗滑效应。

       与抗滑桩相比,集水井的施工难度似乎更大。每口井直径4米,井深16米到36米不等。9个集水井之间设计了18个孔深36米的导流管,使之构成一个集水集成系统。集水井的难度,难就难在每个井壁都要施工导流孔238个,孔深18米到45米不等,关键是这些导流孔的钻进,还要保持一定角度的倾斜,目的是更有效地从滑坡体内部汇集地下水。一个工程技术人员打了一个比方,这样的一个设施就好比是抗滑工程的动脉血管和静脉血管。

       为抢工期,项目部的管理人员常常成了多面手,哪里需要就到哪里救急。负责工地后勤工作的张成泽印象最深的,还是攀枝花天气的酷热毒辣。“有一次,我去挖排水沟,那天的太阳真的是太毒辣了,在排水沟里没有干多久,就感觉皮肤很快就象撕裂了一般生疼,加上汗水的浸透,那滋味,怎一个难受了得。那时候,跟我们一起干的,还有两位还没有结婚的美女,她们娇嫩的脸庞,刹那间红肿黑亮,但她们没有一声抱怨。”

四 初战告捷

    “机场抢险党旗红,地矿尖兵争先锋。”项目部党支部书记庞淑兰说,为了顺利推进工程施工,项目部开展了“五比五创五先五最”活动。其具体内容是:比质量、创优良工程;比安全、创安全管理达标;比进度、创施工生产记录;比技术、创新工艺方法;比施工、创文明工地。科学理论先学习、觉悟最高;规章制度先执行、作风最硬;岗位技能先掌握、能力最强;工作任务先完成、业务最优;企业精神先弘扬、形象最好。

       这样的内容,被制成了一块宣传牌,安置在了项目部会议室的墙壁上,每天到这里参加例会的,第一眼就能够看到。

       九号滑坡的抢险工程,一直得到省委省政府的高度关注,原常务副省长钟勉千里迢迢亲自到现场视察,看望施工人员,指导工程施工。攀枝花市市委书记刘成鸣、市长张剡更是多次深入现场督战。无巧不成书的是,市委书记刘成鸣,早年曾在广汉市任职,那时候他对同处一城的地质集团公司(101地质队)闯市场敢担当就略知一二,现在在急难险重工地上亲眼所见地质集团公司施工队伍风采,不由得伸出大拇指,连声赞叹:“你们是真正能打善战的地矿铁军啊!”

    “抗滑桩完工了”、“锚墩锚索完工了”、“仰斜排水孔、集水井、地表排水沟和围场路恢复也完工了”。尤其是赶在雨季来临之前,完成张拉,让锚墩锚索像鼓足了气力的巨人,把攀枝花机场牢牢扛起。

       如果说9号滑坡的工期像一个个站点,那么集团公司的列车在“司乘”人员的辛勤努力下,都实现了质量安全进度的准点到达……

       2013年6月29日11时55分,一架由成都飞往攀枝花的3U8651航班安全降落攀枝花机场,标志着攀枝花机场在停航两年后正式恢复通航。由此,攀枝花对外开放的“空中走廊”重新开启。

五  再担重任

       因为在九号滑坡治理的突出表现,赢得了甲方的高度肯定,所以甲方又毫不迟疑地把12号滑坡的治理直接委托给了四川地质集团公司。

       项目负责人张利波介绍到:“12号滑坡,实际上先前已经有单位进行过治理,但治理不够科学彻底,所以经受了几年的暴雨考验就出现了‘状况’。我们的工程技术人员分析认为,原来采取的工艺应该是可行的,但是锚索的深度不够,尤其是张拉没有到位,因此没能充分发挥工程的效应。我们后来采取了一些新的工艺是,重新施工部分锚索锚墩,加上一些抗滑桩以及横梁竖肋,其主要目的就是要使锚索能够有效受力。”

       当记者纳闷,同样都是锚索施工,难道还有什么不同的奥妙?工程管理人员刘龙云给记者解释到:“说起来很简单,开孔、施钻、下锚索,液压张拉,混凝土灌浆浇注。各个施工单位都是一样的工序,但是也还有玄机,同样在一个地方施工,两个不同的施工单位的锚索质量总是不一样的,这就像一个厨师,哪怕是同样的刀工,同样的配方,但是火候不同,味道差别是很大的啊。”

       凡是做过工程的人都知道,在已有的工程上进行一些补充加固工程,实际上比新开的工程还要艰难。

六 精心施工

       工程技术人员魏晓璞告诉记者,在原来已有的锚索旁边施工,其难度大就大在钻孔施工的角度,要求控制在向下27度,如果角度不好,很容易就会打到原来的混凝土钢筋甚至锚索。施工时粉尘也大,不得不使用喷水降尘,但这样一来,施工人员身上便满是泥浆。除此外,攀枝花机场由于是填充而成的,打钻很容易遭遇大的孤石以及悬空区,所以钻头钻孔报废是常见的事情,有些钻孔前面施工都非常顺利,结果到最后的十几厘米临门一脚的时候卡壳了,无法继续钻进,只得报废重来。魏晓璞粗略地算了一下,100多根锚索里,差不多有四分之一都是中途报废,重新施工的,可想施工的难度之大了。魏晓璞是负责工程质量的,每个钻孔终孔,他都要到现场去,即使凌晨两三点钟,也不例外。一个钻孔施工要耗费四五天时间,甚至更长。钻孔完工后,魏晓璞进行质量检查也要一项一项的过关,因此也要花费不少时间。因为这,有好几次钻孔作业的工人不仅给魏晓璞大发雷霆,而且差点还拳脚相向大动干戈。魏晓璞理解钻工们急于完工的迫切心情,但又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所以,钻工们发火,他都忍了,他觉得只要工程质量不出问题,他受点气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12号滑坡工程施工,应该说最大的问题,还是安全问题。

       负责工地安全的李雪元告诉记者:“我们打锚索的时候,六台钻机在最上面高空作业,而在锚索施工的下面,正在进行横梁竖肋的施工,六七十个人立体交叉作业,安全确实让人提心吊胆,因为一出事故就会是大事故啊。”其实安全的风险,除了来自于立体交叉作业,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天气,30多度的高温,人员完全暴露在烈日下,没有任何一点绿荫遮挡,汗流浃背的施工人员容易走神出错。为了确保安全,项目部在锚索施工下面的架管上铺设了安全网,同时,安排了4名兼职安全员,随时盯着整个工程作业面。另外,还安排两名专职安全员不定时地进行安全巡查,发现隐患及时整改。

       12号滑坡的治理,除了对原有的边坡锚固工程进行补充完善,还要重新开挖一个U型的隧道。

       这个U型的隧道,虽然只有不到6个平米的断面,长度也不足1000米,但施工难度却远在一般的隧道之上。主要是施工大量的排水孔、集水孔、辐射孔。一位工程技术人员把一份资料拿到了记者面前,上面密密麻麻的数据让记者眼花缭乱。其中两组数据是,从隧道内部直通机场地表的渗水孔130孔,隧道中的辐射排水孔合计长度接近8000米。

    “因为是U型隧道,工程的测量就显得至关重要。”一位工程技术人员说:“到了转弯抹角的地方,即使是凌晨一两点钟,我们的测绘人员都要进行测量,确保隧道沿着预定的路径掘进。而要说辛苦,还是隧道掘进,尤其辐射孔、仰斜孔、渗水孔施工,由于隧道内渗水严重,一个班干下来,全身都是泥水,严重的时候,一个个职工甚至像是一尊尊泥塑。”

       记者有幸参观了竣工后的隧道,一进洞口,就见一股清泉从隧道的排水沟汩汩流淌而出,随行的一位美女禁不住掬起一捧来,非要记者咔嚓拍了一张。越往隧道深处走去,布置在隧道顶部的渗透孔,以及隧道洞壁的辐射排水孔排出的流水就更为丰沛,小的嘀嗒有声,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大的哗啦作响,好似瀑布流泉,没有雨具便不可再往前行了。我们也只走了100多米,不得不转身退出。

       有了这样的隧道,机场下面原先赋存的地下水全部通过排水孔乖乖地安全下行。在地质专家们看来,滑坡启动,最重要的一大元凶,就是水,水的问题解决了,滑坡的治理就抓住了缰绳,就擒住了龙头。

       我们去工地采访的时候,12号滑坡的治理已经完全竣工了。开着大型挖掘机的一位师傅说:“把隧道口前的渣土铲平,就是我今天最后一道工序了。”

七 情牵工地

       而在项目部会议室里,张成泽指着十多箱已经封装好的资料说:“这些就是关于工程最终验收评审的报告。过不了多久,我们剩下来做收尾工作的兄弟们,就可以好好地回家与家人团聚几天,而后再奔赴新的工作点了。”

       说到与家人团聚,勾起了工程技术人员魏晓璞的回忆:“现在的年轻人,其实也是很重情的啊,还是想经常和家人在一起,和老婆娃儿在一起,想想在家里,每天晚饭后,悠闲地陪着家人散步的感觉真好。但我们这些干工程的,出来一年半载都很难回去一趟,为此,老婆经常和我闹别扭,怨声载道。我到攀枝花已经两年多了,现在好像也习惯了。刚来那个时候,电视里天天放《爸爸去哪了》,这成了我小孩经常问妈妈的话题。小孩3岁多了,由于很久不回去,跟小孩的关系不好,2013年底,我回去了一趟,本以为小孩会欢迎我亲近我的,结果到了晚上,小孩瞪着眼睛很疑惑的地看着我说,‘爸爸,你回我们家来干啥呀?你还是各自回你们的攀枝花去吧。’”

       在魏晓璞看来,他最对不起的还是他的父亲,去年父亲因为癌症做手术,他依旧因为工作忙没能够脱身回去照顾看望。“工作是忙了点,工作是重要的,但父亲但老婆但小孩难道就不重要吗?但关键的时候,我们为什么偏偏都选择了工作呢?”魏晓璞经常这样扪心自问,尤其是夜深人静想家的时候。

       9号滑坡抢险期间,杨保林80多岁的老母亲在家摔伤了,但他“忍痛割爱”依然坚守工作岗位。付应久的姐姐去世了,年仅50多岁。而他姐姐病重住院期间,家人几次三番催他回去,但同样因为工程抢险,付应久没有能见上姐姐最后一面,这成了她终身的遗憾。

       记者在心里不住地发问,难道就是因为这样的急难险重工程,让我们的亲情我们的友情我们的爱情变得模糊了吗?变得淡漠了吗?变得冷酷了吗?

回答是否定的。

       当我们后来联系到正在巴基斯坦“KOTO”水电站项目前线忙碌的杨保林时,记者感觉得到,在异国他乡的电话那端,这位身高1米8的魁梧汉子声音哽咽:“母亲把我一泡屎一泡尿拉扯长大,多么的不易啊,现在年事已高且摔伤卧病在床,多么需要我们做后人的照顾啊!人家说,凶猛的雄鹰还晓得反哺,初生的羊儿还晓得跪乳,作为儿子,理应赶回去服伺尽孝,但是在那个工程抢险、时间紧、任务重节骨眼上,一个萝卜一个坑,哪里好意思为了小家而不顾大家呢?所以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老母亲祈福,祝福老母亲平安早日康复。”

八 大获全胜

      站在12号滑坡工程前,记者有点恍惚,仿佛进入了一座坚不可破的罗马古城一般。而记者的另一种感觉是,那面巨大的挡墙,实际上是一页厚重的纸张,那些锚墩、锚索、格构、桩板正是被固定其上的音符,他们谱写的是关于攀枝花机场的腾飞的长调大曲。

      实不相瞒,记者这回风尘仆仆前往攀枝花机场滑坡治理工地采访拍摄,主要还是冲着9号滑坡工程去的。一路上,记者在想,9号滑坡,该是多么的恢弘大气壮观吧。但到了现场,记者能够亲眼目睹的,只有几根露出地面的桩头,在青草绿树的掩映中,有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羞答答。随行的地质集团公司水电分公司党支部书记庞淑兰很风趣地说:“当年的那些壮观,现在都深深埋在地下了,就像我们地质集团公司一样谦逊低调,一点也不显山露水。”

       水电公司经理鄢扬文告诉记者:因为公司良好的信誉以及良好的工程质量,四川地质集团公司接连在攀枝花地区拿下了机场9号滑坡、12号滑坡、喻家坪滑坡三个项目,上演了地质灾害治理的“帽子戏法”。

       结束采访的时候,记者专程去了一趟机场附近的一个山头,因为那里可以俯瞰整个机场的全景。山头上正有不少的俊男靓女,他们可是专门开车过来,为的就是要看看飞机起降。我们停留了大约一支烟的时间,就看见机场周边有巡逻车警灯闪烁,驱鸟设备也发出高分贝的鹰叫声。

      一架涂装十分艳丽的崭新的客机在平坦的跑道上一阵风驰电掣后腾空而起……

金 光 赵文君



返回列表
留言咨询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